http://www.fishtonga.com

尤其是这些年轻的创作者-什么叫艺术形式

  所以基于这一点,就是名家他只要越有名、我把他捧的越有名、我把他炒得越火,也就产生了这个行业中第二大谎言:“名家就越值钱”。其实是非常值得去探索和探讨的,所以艺术版权这样一种新的方式,所以这就形成了很大一个问题:“创作者本身和市场、或者说上游和下游之间是断层的。这个行业里存在的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综合性的人才比较少”。

  中粮是我们其中一个合作方,另外还有北京最人流量最大的购物商业体:朝阳大悦城,他们与我们合作也是秉持一个很开放的心态和状态,也是希望大量的艺术形式介入。所以我们5月份马上就要开始一个项目,在朝阳大悦城六层悦界有我们自己的一个线下空间的品牌:“重返乌托邦”,这也是我们线下想要去打造的一个品牌和空间。这样一个空间中,所有这些无形资产都可以得到很好的输出,包括和大众有更好的交互和体验感。其实它很简单,比如说任何一个程序都可以植入一段代码,所以我们希望之后是这样一个空间能够植入到各种各个地方这种商业体中,什么叫艺术形式当然植入到不同的环境中场景中,它也就需要适配不同的场景。朝阳大悦城是一个地方,而中粮的置地广场是很高端的写字楼,但它也同样需要这样一种介入。在那样一个场景中,你的空间是怎样的展现形式、展现的是什么内容,肯定会有相应的变化。再比如高端的住宅区又是什么样一个环境等等,所以我们做的其实是一个场景化的东西。

  也很符合我现在去想要去做的事情,他的作品价格就越高。这也是很多拍卖行包括画廊所做的事情,或者关注这样一个市场。或者不考虑这些事情的,以前我说到他只有一个维度,所以这个时候我的身份就很适合介入到这些事情中,让他们有更多接触市场的机会,我们觉得需要真正的能够帮助到他们,因为他们不愿意形成任何的标准,比如说艺术版权这个东西。所以他们只有一个维度去定它的价格,”所以也是为什么这个行业一直没有办法往前推进发展。甚至认可的机会。

  第一大谎言就是“艺术是无价的”,所以是不能被标准化的。大众一直被教育说:艺术是高高在上的,是无价之宝,没有办法标准化,“你觉得值就值”,永远都是这样的一些话语。但是其实这是最大的谎言。尤其行业内做的很资深的一些机构也好、个人也好,永远在鼓吹这些话,是因为他们现在是最大既得利益方。我们要去做的事情是一定想办法要把它形成一个规模,和形成一套对于所有这些无形资产可以有一个标准化的评估体系,这个是我们公司最重要的一部分要去开展的业务,这时就需要大量的数据,各种不同的艺术类型,它们在市场中如何被交易这些数据,然后市场对它的认知度等等,不光是唯一的维度。

  这个行业的整个市场都在探索到底有多少种授权模式,我们现在市场中常见的、或者说大家意识中存在的这些授权模式比如版画复制,这是其中一种最被熟知的授权模式,就是将原作1:1复制出来;线百分之百的按照原样去复制,而是可以做到大小变化和材质变化,这时它的价格也会相应的降低很多。这也是现在市场中对于这种装饰画的需求很大的一个趋势,就是每个人越来越想要去享受这种精神上的消费,他们愿意在家里去摆一些艺术品。但是艺术品本身就只有一件,但是它的版权却可以被无限制的复制,所以这个时候它的收益可能性就会很多很多,而不单纯的是卖唯一的一个原作、一笔买卖就完事了。

  源未文化的愿景是:“实现每一个人的自我价值。” “源未”就是“源自未来”,我希望我们能够站在未来去看未来。因为如果只以现在的所有的这些东西去评判未来的走向,会有很大的偏差,有这样一个概念在里面。“未”是“未来”,同时也是“未知”,所以挑战和机遇并存。

  2019年3月31日,源未文化作为协办方之一参展了“中国国际影像后期暨第八届北京艺术框业展”,挑选展出了签约艺术家的25件作品。关于“艺术版权”,它在中国艺术市场从未得到该有的被认知与重视。而面对艺术市场的种种乱象,传统的艺术交易模式已经难以为继,此时“艺术版权”这一事物又担当着推动艺术市场良性发展的新鲜力量。那么中国艺术市场存在着哪些问题与谎言、源未文化又做出了哪些探索与努力?对此,我们采访了源未文化创始人周雨思。

  这个行业有几大谎言需要揭穿一下,这也是很多人一直避讳、不去谈论、不去探讨,更不去想办法解决的问题。

  谈到艺术版权,很多人会说艺术版权到底是什么?首先每个人对艺术的界定就很不一样。其实我们所企及的艺术的范围是很广泛的,最直接最通俗来讲,就是你“所有的精神上的享受”,商业上管这些东西叫“无形资产”。这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如何去管理和交易,就是我们想要去不断探索和最终解决的一些问题。所以艺术版权和艺术品交易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区别?其实很简单,比如说一幅画,我看到这幅画特别喜欢想把它买回家,这在法律上就是所有权转让。我是这个东西的所有权拥有者,而现在转移到另外一个人手里。但是版权这个东西并没有随着这样的一个举动就转移了。版权是无形资产本身的一个价值,它不因为这个物品的转移而转移走,当然它可以被转移,那是另外一个概念了。所以说版权这个东西是什么,或者说它的授权的形式有哪些?我可以说授权的形式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做不到的。

  源是“源头”、未是“未来”,我希望我们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所以我们的愿景是“实现每一个人的自我价值”,让所有这些无形资产能够回归价值本身。这是我们一直会去努力的一个方向。

  传统文化这块也是我们公司非常关注的一个领域。刚才讲到整个市场其实对于架上艺术购买力有些下降,但是现在在中国传统艺术这一块比如瓷器,它的需求是越来越大的。包括全球的奢侈品品牌,奢侈品的购买一直是增长的,即便有时经济是下行的,但是对于奢侈品的需求却一直是增长的。

  “当你有这么好机会的时候,什么会突然回来、拒绝这样一个机会?”我想这是很多人心中的一个疑惑。其实很简单,说到底在一个行业里做了很多年,当然就会知道这个行业里存在很多的问题,但是如果你真正热爱一件事情,你就会想让它变得更好,而不是简单的将自己变得更好。如果我继续走非常专业那一条道路,那么我自己的事业发展会特别好,但是单纯的做为一个音乐人、艺术家来讲,其实有很多其它问题是没有办法企及的。所以这个时候就需要有一个比较综合的身份去触及到这些问题。

  第三大谎言就是:“艺术给大家的印象永远都是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你觉得他不好,是因为你看不懂。”但是我一直在思考的一个问题就是,所有这些好的内容,最神奇和最精华的地方是在于如何去传播,而不仅仅说它是什么?不要站在一个要教化大众的角度去做这些事情,否则就是刻意的把市场和这个行业、这些创作者和大众之间的距离给疏远了。

  

  营销方式也单一,也没有更多的人愿意去关注这些,有更多被市场所认知,就是大家永远把所有的资源、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么几个人身上。只是考虑自己够不够专业,但是这个行业里有多少的艺术家、有多少年轻人、有多少有想法的人、有多少不同的风格... ...没有更多的资源给到他们,因为它太单一了:销售渠道单一、方式单一,讲到这个唯一的维度,传统的交易模式已经走到了一个比较难以继续的阶段。

  我们就是想要去首先戳破这些谎言,另外一定要做这个行业的一个升级和优化,以及我们必须要去坚持和完成的——必须要标准化。标准化这一步,也是我们公司未来发展很长一段时间的一个目标,这个时候就需要很好的和商业与市场结合起来,我们公司接下来尤其是今年会去开展的非常多的项目,都是围绕着线下落地市场去开展。因为上游就是这些创作者,下游就是各种渠道。比如说刚才说到艺术授权这样的一个模式值得去探索,另外现在最火的、但也处于一个初级阶段的模式就是艺术空间介入、跟商业地产去合作。这一方面上海做的比较早,上海整个的城市氛围也是更开放一些、更国际化一些,所以他们对这些的接受度会更好一些。

  我觉得我身上有很多比较特殊的地方,或者说自己是一个综合体:既有很感性的一面,也有很理性的一面。这得益于我这些年的成长背景、生活背景和学习背景。所以我说一下我的学习经历。我之前一直在国外,大学时在波士顿,然后研究生时去了西班牙。在大学时学的双专业,一面是经济学,另一面是钢琴表演专业。上了研究生之后去了一个现在在国内越来越网红的学校,就是伯克利音乐学院,关于这个学校大家知道特别多,有好多校友,我也是其中一位。这所学校的研究生部在西班牙,所以我又去欧洲待了一年。毕业时就比较幸运,伯克利音乐学院给我了一个offer,意思是说我想不想要回到波士顿去教书。当时如果答应了的话,一方面我会是最年轻的一个教授,另一方面是第一个中国人。

  所以版权带来的本质上的改变,就是它带来的的可能性无限增大了:我可以通过无限种方式方法渠道被无限次的交易。当然这个概念很新,因为它还没有成为一个成熟的体系,所以大家都在摸索这个东西。

  所以结合这些市场因素,我们公司今年会有一个非常大的一个IP:孙赫阳,他的瓷器、技艺叫做珐琅彩。珐琅彩这个技艺之所以难得,是因为它其实是一个失传了200年的技艺,它之前是被宫廷垄断的,全世界也就500多件真品流传下来。而他现在把这个技艺复活了,这是很难得的一件事情。我们也是一拍即合,然后一起去推广这样一个中国的传统文化,所以我们共同开发了一个品牌叫做:“如意琅”。这个品牌其实是更多的针对年轻人的市场,就是年轻人更喜欢的东西,不局限于什么瓶瓶罐罐、茶杯之类的,这个也是我们创新的一个方向,就是怎样才能适配到年轻人的市场。

  周雨思,1994年生,感性理性极致统一,仗着年轻为所欲为的创想家,学霸选择当艺术生,当了艺术家又选择做生意,24岁领导一批怪蜀黍老阿姨。本科就读于波士顿大学(Boston University)钢琴表演和经济学系,研究生就读于美国伯克利音乐学院(Berklee College of Music )当代表演(制作)专业 。常年在美国、欧洲进行巡回演出,作品受到国内外音乐界推崇。2017年放弃留校任教(美国伯克利音乐学院),回国创办源未文化。

  尤其是这些年轻的创作者,也是能够推动这个行业往前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也就是所谓业界业内的这些人自嗨。做的很多事情是跟市场、商业脱节的?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